当前位置:成都市爷凉营业部 > 万象 >
7位姐姐+山争哥哥,“乘风破浪”之后的音乐与远方
来源:未知发布时间:2021-01-03 10:08

两个月前,当《乘风破浪的姐姐》(以下简称《乘风破浪》)正式宣布宁静、万茜、孟佳、李斯丹妮、张雨绮、郁可唯、黄龄7位姐姐成团之时,另一档综艺节目《姐姐的爱乐之程》(以下简称《爱乐之程》)官方微博发布首条微博,“终于等到姐姐们!”

姐姐们从考核选拔到专属团综,无缝对接。

而这档团综也被视为姐姐们的《乘风破浪》之后给出的答案——历时四个月,7位30+女艺人们终于成团,成团之后要干什么。

10月30日,福建泉州的琵琶南音随着咸味的海风飘散在空中,姐姐们的“爱乐之程”正式拉开序幕。节目的官方定位是一档城市体验类音乐旅行节目,邀请了导演徐峥作为路演经理人,《乘风破浪》的音乐总监赵兆再次担任音乐总监,7位姐姐将去到六个城市,以音乐为入口,了解一座城市的音乐文化,并在当地举行路演。

乍一看,《爱乐之程》有点“不想做《花儿与少年》的《姐在囧途》不是一个好《我们是真正的朋友》”的意思。

第一期节目,7月姐姐唱着闽南歌曲《心花开》,去到泉州的伯勒剧场,与当地的梨园戏弟子、闽南语音乐人们跳舞唱歌,学习南音,空隙间每个人还在学习闽南语,排练着自己将在泉州路演的曲目。

姐姐们没有了《乘风破浪》时牟足劲发光的紧张感与急迫感,但也并不轻松,四个月的考核和一个月的分离,彼此之间关系并不算亲密,而《爱乐之程》本身虽然没有残酷的淘汰比拼制度,但也没有一个明确的价值口号。

于是市场上出现了第一个疑问:一个音乐素养参差不齐的30+女团去音乐旅行,这档节目的意义是什么?

“不要质疑我们的出发,也不要想你这个节目到底在说什么。”《爱乐之程》节目制片人、总导演严典雅说。“《爱乐之程》背后有两个逻辑,第一个逻辑是我想让这7个疲惫的女人在我的节目当中能够放松下来,音乐治愈姐姐们,姐姐们治愈了,观众们也就跟着治愈了。第二逻辑是我想去看7个女人如何成团,我不需要去告诉观众她们到底能不能成团,这档节目是故事开始的地方。”

或许可以简单理解为,《爱乐之程》是一趟治愈之旅。姐姐们在裹挟着各类女性价值观、女性力量等标签“乘风破浪”之后,《爱乐之程》删繁就简,用音乐和远方治愈姐姐,也治愈观众,它不预先提出口号与目标,而是让姐姐在治愈过程里自我碰撞,产生新的故事。

7位姐姐+音乐旅行,在“姐学”之外寻找新可能

目前,《爱乐之程》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是,如何与《乘风破浪》保持“和而不同”的关系?即如何既保留姐姐们在《乘风破浪》里展现出的魅力与特质,持续保持原生节目粉丝的注意力与喜爱,又能够在新节目中找到新的内容输出,扩大基本盘?

《爱乐之程》做出的第一个决定是将节目的落脚点放在音乐上。舆论市场不乏人调侃,如果《爱乐之程》奔着“《花儿与少年2.0》”去,7个姐姐拼成两台戏还有余,宫斗大戏上场,话题度与收视率都不会低,但是《爱乐之程》有意打破了这个不算善意的猜测。

“我想让这些姐姐到我的节目之后,受到我的关爱、受到我的保护和拥抱,也能够让观众感受到,你努力和拼搏之后,你可以给自己一点时间,去照顾好自己。”严典雅说。

所以《爱乐之程》首站选择泉州,海浪与阳光之外,节目组让姐姐们去感受梨园戏,感受南音琵琶,感受当地音乐人们的自由轻松与热情。“很感染人,我喜欢他们这行放松的感觉,没有包袱,没有舞台,就是,来,然后就开始唱歌。”黄龄说。

第二期节目组根据每位姐姐的特性给她们安排了表演歌曲,如张雨绮是相对简单的《遥远的歌》,郁可唯是清新明快的《小摩托》,万茜则是文艺浪漫的《浪》,孟佳是洗尽铅华的《我》,李斯丹妮则是放松甜蜜的《Blabla》,宁静是洒脱的《在风中》,黄龄是闽南歌曲《爱情的骗子我问你》(《公虾米》)。

节目中,演出露台的海风很大,天色从夕阳正浓变成墨色沉沉,但是现场的200名观众慢歌跟着合唱,快歌的时候跟着姐姐们一起站起来跳舞,在表演结束后喊“安可”。

“因为主角是姐姐们,我不是做的以歌手为主角的音乐节目,所以我一定会注重歌曲的情感和故事表达以及共鸣感。无论姐姐们唱得好不好,她能不能达到专业级别,但是她是带着她对这曲歌曲的理解去唱的,带着符合这首歌的情绪去表达的,她能够感染观众。”严典雅说。

这场演出对观众市场和姐姐们都造成了影响。观众意外《爱乐之城》音乐文化与表演占据了这么大的篇幅,“没想到姐姐的团综真的是音乐综艺”。

而姐姐们则从这场演出意识到她们需要为自己此后旅途找寻到一个共同目标,在首场路演之后张雨绮提出姐姐们单独谈一谈,这也是姐姐们成团之后首次讨论团体价值追求和意义输出。“我们的节目谁看?”“我来这里干什么?”“我的目标是什么?”

张雨绮说,“我觉得去一个城市,要跟这个城市女性相关的东西做期内容,只是去演场出,唱个歌,我觉得我就都没有动力去做了。”

这也是第二期节目最引人瞩目的段落之一。节目并没有刻意定下价值目标,也没有进行内容引导,但是姐姐们在演出过程里开始自发寻求自我价值与意义,她们希望《爱乐之程》不单单是一档团综,还希望能够如《乘风破浪》一般绽放更多情感色彩,引起观众感情共鸣。

就像宁静分析为何观众喜欢《乘风破浪》,“大家这么喜欢《乘风破浪的姐姐》是因为我们带来了某种可能性,就是一种精神力量。”而《爱乐之程》也需要她们找到精神支点,创造更多可能性。

那么这种新的可能性如何塑造?严典雅说,“关于这段旅程,姐姐们要展现的意义,要收获的东西,我从来不强加给她们,但我会在每一站里面,让她们去接触那些为传统音乐而自豪的人,听到最美的音乐,去遇见那些不平凡的人。”

可以理解为,音乐是《爱乐之程》为姐姐们撬动市场提供的新的支点,而姐姐们通过演出在慢慢了解自身的价值诉求。

“叔圈顶流”徐峥加入姐姐,这是一场《姐在囧途》吗?

在姐姐们与音乐元素已经确定,《爱乐之程》做出的第二个决定或许是邀请了徐峥作为路演经理人。

实际上,观众对于芒果系综艺这种男性角色配置已经熟悉,无论是《花儿与少年》系列里的井柏然、杨洋,还是《乘风破浪》里的黄晓明,《妻子的浪漫旅行》里的魏大勋等,这类男性角色在节目中大多起到安抚情绪的镇定剂作用。

而《爱乐之程》目前更新的三期节目(先导片+两期正片),观众发现徐峥在节目中的作用与观众预想中的并不一样。

先导片中徐峥比姐姐们更早一步达到场地,他首先是把自己代入了黄晓明“端水大师”的角色,面对7位性格迥异的姐姐,心情惴惴不安,自我定位是照顾姐姐们衣食住行并安抚姐姐们情绪,如有必要,适当时机作为润滑剂,调节大家的关系。

所以他主动为姐姐们点菜,搬运行李,在理清姐姐们之间的微妙关系后,饭桌上故意聊起与宁静的往事活络气氛,等待她们分好房间。

而正片中两期,徐峥作为导演与资深演员的业务本能开始发挥作用,他虽然缺乏音乐专业知识,但是有效起到了把控流程、统筹演出的作用,第一期中他确定时间安排姐姐们的行程、勘查演出场地,在姐姐们排练之时帮助导演组解决演出场地的问题。

第二期中他是姐姐们路演的主持人,虽然被姐姐们吐槽流程过长,但是他参与姐姐们的座谈会,直接指出了姐姐们现阶段最核心的问题,“我也不知道这姐姐是干嘛,就是我们不知道观众要干什么,要看我们什么”。

显然,徐峥不仅仅是一个端水大师,对姐姐们而言还起着安定的引导作用,把控大局,处理问题。这或许是严典雅选择徐峥作为路演经理的原因。

严典雅透露,《爱乐之程》曾经三次邀请徐峥,前两次被拒绝了,在严典雅做了一版节目方案解释自己为何邀请徐峥之后,两人才有了第三次碰面。

碰面时,严典雅对徐峥剖露了真心,“因为徐峥老师既是一名写剧本的导演,也是一名演员,以你的经历和才华,你可以帮助我把7个姐姐聚到一起,然后在初期7个姐姐对路演和节目还有生疏感的时候,给予她们安全感。你可能比我更快的能洞察到7个人在当下的时候,谁的情绪出现了问题,去理解她们,疏导她们。”

这个邀请过程长达一个月,最后徐峥出现在节目中,最新节目中他与姐姐们依旧不太熟稔,但是已经能顺利的推进流程。

“对于他(徐峥)来说这个角色很辛苦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体会到,他节目里每一个表情和想说的话。他哪怕是没有说话,他脑子里面都在激烈的运转,所以那几天他很疲惫,我很感激他,真的是用尽了100%的力量,在做这个节目。”严典雅说。

六个城市,不同的音乐,姐姐们的团魂长线观察

现在舆论市场上对于《爱乐之程》的关注,除了本身节目的内容意义、30+女团能干什么等话题之外,一个更大的关注点在于,姐姐们是否只能够真正“成团”?

所谓真正成团,不是节目选拔出道,模式上的成团,而是姐姐们成为一个有共同价值目标与理念的集体。

《爱乐之程》并没有给这个问题一个确切的答案,它反而成为了一个问题发起者,让观众与姐姐们一起去寻找答案。

路演是《爱乐之程》为姐姐们下达的共同任务,这个任务对于一些并非专业歌手的姐姐们并不容易,想要7个人达成一个统一氛围的团体演出就更难。这个现实姐姐们自身也有认知。张雨绮对于姐姐们的泉州首演并不满意,她觉得首演像一个明星拼盘演出。

而对《爱乐之程》而言,这是一个事实,但也是一个契机。“作为姐姐来说,唱歌是一个挑战。这个挑战能够激发她们为了把这件事情做好,而慢慢凝聚在一起,形成一种团体的力量,并且为了做这件事情,她们可能会产生团体关系,展现出一些更加细腻的情感和个性。”严典雅说。

节目中姐姐们的第二个路演城市是成都,姐姐们已经畅想了无数行程,跳伞、打麻将、玩快闪,但是现实里她们并没有。

严典雅透露,“她们到了成都之后,看了成都平凡人演唱会,她们有一点惭愧,她们想把成都的路演做得更好,这个时候她们放弃了成都的快闪,这是自己共同开会讨论的决定。她们的方法就是说,等我们准备好了,我们再去玩更有意思的。”

而这或许意味着姐姐们开始认真审视《爱乐之程》路演的意义了,她们到新的城市完成路演,这看起来是一个单向输出,但其实城市里不同的人和不同的音乐也在影响着她们。

“她们在平凡演唱会现场落下泪水,然后自己不好意思上台的时候,我觉得OK了。”这种触动,在驱使姐姐们完成一个更好的表演,无形中赋予了她们一个共同目标。

而所谓的团魂,就是一群人在追逐同一个目标时产生的情感联系。

“这是一个长线过程,你会一期一期看到姐姐们,从开始好像在完成一个任务,慢慢体会到,完成这个任务其实不是任务本身。然后开始思考,我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要唱这样的歌,我是为自己而唱还是为观众而唱,是为当下的心情还是为这个地域而唱,她们在这些事情上的变化会慢慢慢慢呈现出来。”

从《乘风破浪》到《爱乐之程》,或许每个观众对节目内容的诉求并不相同,有人热爱“端水”“姐学”,有人体会女性力量,完成自我投射,但无论是何种原因,对姐姐们而言或许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她们如何认知自我,找到自我,然后抒写新的未来。

成都市爷凉营业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