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成都市爷凉营业部 > 万象 >
2021 我们如何应对世界的剧变和剧变的世界?
来源:未知发布时间:2021-01-06 07:11

  来源:何加盐

  21世纪头一个10年,就这么过去了。

  相信你已经感受到,我们的世界,正处于一个剧烈变动的时期。

  从国际格局的调整,到普罗大众的心理,到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似乎都被加速了。尤其是2020年以来,各种急速的冲击,让每个人都眼花缭乱。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堆疑问:

  新冠疫情到底还将持续多久?中美关系已经恶化到底了吗?拜登上台会不会有所改善?阿里巴巴遭遇反垄断调查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互联网巨头纷纷开始搞社区团购卖菜?我的公司明年会不会倒闭?我们这一行会被人工智能替代吗?……

  面对前所未有的大变局,有的人似乎还没有醒过来;有的人意识到了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感到一天比一天焦虑;有的人却已经在积极拥抱新时代。

  我们需要认识到:世界已经不同了,不管是国家、公司、还是个人,生存的逻辑都将完全不同。如果还是用以前的逻辑来应对的话,我们将随时被现实击打得体无完肤。

  今天我想和大家探讨一下:目前世界正在发生哪些重大的变化?未来的世界将会如何?我们该如何应对这时代的剧变和剧变的时代?

  1

  国际格局

  今天全世界最大的变化,是国际格局的变化。

  国际格局的最大变化,是中美力量对比发生的变化。

  具体而言,是中国的崛起。

  目前,中国的总体经济实力已经非常接近美国,工业生产能力、市场消费能力、进出口贸易规模实际上已经超过,GDP在5-10年内大概率也会超过;在航空航天、人工智能、生物科技等尖端科技方面,我们有些地方还不如美国,有些地方超过美国,总体而言,相距已经不远;而移动互联网发展、基础设施建设、社会总体安全水平、社会综合管理能力、重大灾害应对等方面,则已经形成领先优势。

  反应在国际格局上,就是此前“一超多强”的旧格局即将被打破,美国作为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被挑战。

  这可能会带来一好一坏两个结果。

  好的结果是,中国对世界的影响力会更大。

  这意味着在生存竞争中,我们将拥有更好的保障。中国总体的生活水平、自信心、国民自尊,都会更强。这一点大家现在应该已经逐渐感受到了,未来感受会越来越强。

  坏的结果是,中美关系可能在一段时期内会更糟。

  国际政治学上有所谓“修昔底德陷阱”和“大国政治的悲剧”的说法,意思是在某一个国际体系中,占主导地位的强国将会用一切手段来压制别的国家对自己的地位形成挑战;而挑战国也会用一切手段来替代强国的主导地位。

  由于信息不透明以及双方的互相猜疑,这种博弈的结局往往是纳什式的均衡,而纳什均衡是互有损伤的非最优解。所以古往今来,“老大”和“老二”争斗的悲剧在不停上演,很少有例外。

  中国的崛起能不能避开“修昔底德陷阱”,既考验我们的智慧与胸怀,也考验对手的智慧与胸怀。我们提“新型大国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对方(曾经)提“两国集团”(G2)和“中美共同体”(Chinamerica),都是这方面的尝试。但特朗普的上台打破了这个进展,使双方关系越来越接近于纳什均衡。

  在博弈中,纳什均衡可以通过“合谋”打破,从而达成最优解。但是这有两个前提条件:一是双方信息要完全透明;二是彼此之间要完全信任。从目前情况看,这两个条件都很难达成。

  我个人认为,中美之间,大的热战不会有,毕竟“核恐怖平衡”还在起作用。但是局部战争、代理人战争、贸易战争、金融战争、舆论战争等,将很难避免。不过由于中国的工业生产能力、社会动员能力、市场影响能力等已经起来了,所以这些摩擦,固然会让中国很痛,但都不能阻挡中国的崛起。

  总体而言,我对于结局是乐观的。

  未来5-10年,我们还是有可能会不断看到诸多碰撞,甚至比特朗普执政最后一年更激烈的碰撞;但是中国发展的趋势在这里,除非发生了核大战、突如其来的重大技术革命、外星人入侵等极端事件,否则这个大势已经无法逆转。等中国已经对美国形成了绝对的领先优势,美国就会接受现实,重新调整和中国的关系。

  2

  产业格局

  我们把目光转回国内。

  阿里、美团最近遇到的反垄断案,和阿里、美团、滴滴等互联网公司切入社区团购,其实背后有同样的背景:技术进步的红利即将吃尽,我们已经进入存量残杀的世界。

  企业利润的增加、人们收入的上升、生活水平的提高,本质上是技术进步推动的。当社会出现新的技术进步时,社会总的劳动生产率会提升,企业的利润和人们的收入,也会跟着提高。

  但是这种技术提升的空间是有限度的,当人力、资本与新技术的融合已经非常充分,就意味着技术给人力和资本带来的红利到顶了。

  用图画出来,就是这样:

  西方社会之所以在过去一百多年间生活水平提高很快,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通过殖民统治和贸易剪刀差,把其他国家的财富掠夺到本国;二是工业革命带来的技术进步提升了他们整体的劳动生产率。其中,后一个原因是根本。

  而可惜的是,工业革命带来的技术进步,在很长时间里,并没有被农业时代的中国吸收消化。也就是说,西方早就进入了T1阶段,而我们仍始终处于T0阶段。这导致了中国一百多年的落后。

  新中国建立后,我们通过土改、扫盲、解放妇女、组织民兵训练和公社化劳动等方式,积累了大量具有一定素质的、可以有效组织起来的劳动力;又通过大干水利、兴修铁路、建重化工厂等方式,积攒了一定的工业资本;最后在改革开放大量引进技术时,劳动力、资本和技术三者结合,使得中国的整体GDP和人均GDP都迅速增长起来,才渐渐地追上世界平均水平,并正在往发达水平追赶。也就是说,中国已经进入了T1阶段。

  到90年代末,其实中国已经接近T1阶段的末期,工业革命所带来的技术进步,已经吸收消化得差不多了,存量残杀已经越来越明显;幸运的是,互联网带来的新的技术提升,让中国又进入了一轮新的T1时期(见图中的 ’T1)。

  到2010年前后,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技术进步继续在提升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带领我们走到了今天。

  但遗憾的是,目前我们尚未见到与互联网革命或移动互联网革命同一级别的技术进步,这意味着社会财富的增量渐渐接近了天花板,增速会越来越缓。

  如果没有新的技术革命出现,等待我们的,就是存量残杀的世界。

  所以接下来,现有的互联网巨头们,都免不了要做下面三件事中的某一件、两件或全部:

  第一,寻找和推动新的技术进步。只有这样,才能继续维持原有的指数级的增长,满足资本市场的期待,保证公司的市场竞争力和较好的员工福利。这是巨头们最希望做到的,但却是最难的。

  第二,利用流量、资本、组织能力等方面的竞争优势,从别的产业、别的公司那里争夺利润。这样做不像技术革命那么难,但是利润很薄,一般要先通过各种手段把市场抢下来,通过规模优势降成本,通过垄断地位抬价格,用后期利润补前期亏损。这就是我们见到的互联网巨头纷纷盯上菜篮子的背景。

  第三,在资本和劳动力之间重新分配利润。当市场上获得的利润已经满足不了资本的胃口时,资本就会转向劳动者身上寻求利润,换句话说就是增加对劳动者的“剥削”。由于市场竞争的关系,降低工资标准一般都比较难,但是延长劳动时间,提升劳动效率是相对容易做的,所谓996福报、361考核、奋斗者为本、35岁淘汰、困在系统里的骑手等,未来会更加盛行。

  非常遗憾的是,技术革命往往是突发的、非连续的。一个新的技术革命发生,需要较长时间的酝酿,而且很难完全预测到。

  我们并不清楚移动互联网之后的下一个技术革命会在什么时候发生,以及发生于什么领域。

  它有可能是能源利用的新的方式,如可控核裂变;有可能是新材料,如高温超导体;有可能是包括自动驾驶、工业机器人、家庭机器人等在内的人工智能;有可能是包括基因编辑、3D打印器官、人造子宫等在内的生物科技;有可能是5G和6G催生的物联网、AR/VR等;甚至有可能是一个我们目前还没有看到的东西。

  目前看来,新技术可能突破的方向很多,但都还没有成长、成熟为可称之为“技术革命”的历史性进展,也没有哪个新的技术方向产生互联网或移动互联网这样的颠覆性影响力。

  上面三种方式,技术进步是增加社会的财富;产业争夺有商业创新节省成本的部分,也有重新分配财富的部分;而剥削打工人则纯粹是财富的重新分配。

  如果在几年内没有重大的技术进步出现的话,第二种和第三种方式,将越来越加剧。不同产业、不同公司、不同阶层的人,会由“一起做大蛋糕”转向“一起抢现有的蛋糕”,这会导致不同产业之间、不同阶层之间矛盾加剧,也就是最近网上流行说的一个词:内卷。

  企业家以及背后的投资者需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在新的技术革命尚未明确之前,至少在未来几年内,可能要调低利润预期,适应公司由指数型增长转变为线性增长甚至不再增长的常态。

  说到底,当技术没有重大进步的时候,社会财富总体就是线性增长甚至不增长,如果想通过重新分配财富的方式维持原来的增长预期,必然引起大众的反弹和政府的制约。部分吃相太难看的人,甚至有可能会受到社会主义铁拳的制裁。

  而打工者也需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未来几年会更加艰难。公司对人效的要求会更高,管理会更严格、更精细,加班时间会更长,工作会更辛苦,涨工资会更难。

  要改变这样的状况,发展是唯一出路,技术革命是唯一倚靠。我们只能盼望下一次技术革命快点到来。

  3

  社会心理和个人生活

  国际格局和产业格局的变化,不可避免会引起社会心理和我们个人生活的变化。

  在宏观上,随着中国在国际上相对地位和影响力的提升,中国人会逐渐完成对西方文明和西方制度的“怯魅”。

  此前,由于中国长期的积贫积弱,很多中国人对西方是仰视的态度。八九十年代、甚至零零年代初,中国人去到欧美澳日等发达国家,都会打从心底里觉得对方比我们先进。对中国的文明和制度,他们习惯于低头反思,总觉得我们之所以不如人,就是因为文明和制度的落后。

  但是随着中国从经济上、生活水平、社会治理能力上、社会文明程度上追上来,新一代的中国人会越来越自信。现在出国的中国人会发现,中国已经不比发达国家差多少,甚至在治安水平、便利程度、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已经超越了很多发达国家。 

  尤其是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以来,部分得益于国外同行过度谦逊的衬托,中国在病毒防治上所体现出的优势,进一步增强了这种自信。

  这种心理反映在网络上,就是崇洋媚外的言论越来越没有市场,而爱国的内容却越来越受欢迎。

  反映在商业上,就是国货越来越吃香,伤害中国人感情的公司越来越寸步难行,打“家国情怀”牌的企业和产品则越来越受青睐。

  在微观上,社会整体富裕程度的提高和技术暂时停滞带来的内卷效应,共同影响了大众心理错综复杂的变化。

  新富裕起来的人们,会更加追求生活的质量,舍得花钱买质量更好或者品牌更响亮的产品,这带来的是社会整体的消费升级;同时他们也更愿意为体育、娱乐、游戏、旅游等“非实物消费”花钱,这种“泛娱乐化”会带来很多新的市场机会,也降低技术进步对劳动力的替代效应。

  由于中产阶级群体的扩大以及他们掌握了网络话语权,环保、女权、动物保护、性少数群体权益等话题常常会成为“无大事发生”时占据网络空间的主要热门议题。

  但是随着技术进步对增加财富的边际效用递减,社会就会不可避免地走向内卷。表现出来就是:

  不同公司之间的竞争加剧,对流量的争夺日趋白热化,竞争手段也越来越没有底线。

  资本阶层与劳动力阶层之间的矛盾加剧,对财富的崇拜与对资本的批判、劳动者的自嘲及自怜交织在一起,形成了网上一次又一次的热潮。所以在B站上会出现一种奇观:马老师在这个视频被“爸爸”的弹幕刷屏,在那个视频则又被“黑心资本家”、“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刷屏。

  每个人都有强烈的不安全感,不知道现有的事业、财富、社会地位能不能保住,不知道新的竞争对手会从何而来;每个人都想获取更多,以便得到更多的安全感。所以整个社会都越来越焦虑,生怕自己被时代抛弃。

  但是由于社会竞争的加剧,想要获取更多又更难,所有又会形成两种心理与行为:一种是奋斗,一种是逃避。或者两者兼而有之,时而奋斗,时而逃避。甚至持两种心态的人还会互相之间看不起,前者视后者为堕落,后者称前者为“奋斗逼”。

  上面这些变化,影响到个体,就是我们每个人面临的不确定性都增加了。我们所做的工作、所处的单位,在社会价值链上的位置发生了变动,有些更重要了,有些没那么重要甚至消失了,而更多新的工作、新的单位又在不断冒出来。

  我们不知道自己在明天的世界中,还能不能找到一个好的位置;我们生怕自己被时代淘汰,失去了价值,失去了给自己创造美好生活的能力;我们害怕别人比我们干得好,占尽了时代的红利,而自己沦为更底层。

  所以,当代中国的年轻人,往往会有一种非常矛盾的心理。一方面,我们确实感受到了中国在变得强大,让我们感到无比自豪;另一方面,个人的生活却仍有种种不如意甚至是痛苦,让我们很想吐槽甚至痛骂。

  这些都非常真实地反映在网络上。

  4

  如何应对剧变

  在古代,农民的生活,几十年如一日。他们所面临的变化,无非就是春夏秋冬、生老病死。虽然每过个两三百年会有一次朝代更迭,但是绝大多数人短暂的一生碰不到这样的事。

  解放后,中国从农业社会逐渐像工业社会过渡,也有过一些剧烈的变化,但这些变化大多是以年为单位。在骨子里,我们都还是会认为,我这辈子一定会有个稳定的东西。那时候,我们买(在农村是建造)一栋房子,就会想着在里面住一辈子;我们找一个工作,就会觉得自己在这个厂/矿/农场/企业工作一辈子。

  而现在,变化都不能以年来计算了,一年里面,就能变好多次。请试着回想一下自己和周边人的生活与工作,是不是这样呢?

  要应对这么剧烈的变化,我们需要与以往完全不同的生存逻辑。

  (1)拥抱不确定性

  在一个剧变的世界里,我们要改变以往求稳、求安全感的做法,学会与不确定性共舞。

  以后已经没有了稳定的工作和稳定的人生。未来的世界里,谁更能适应变化,更能接受风险,就有更大的可能成功。而那些无法适应变化,无法接受不确定性的人,将会过得越来越艰难。

  对于这一点,我在《任正非和马化腾的灰度:普通人追求安全感,高手拥抱不确定性》一文中,已经论述得很详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参阅,这里就不再赘述。

  (2)打造安全边界

  2020年,有很多企业倒闭,有很多人失业,有很多年轻的打工者被蛋壳公寓的房东赶出了门。

  还有一些不幸的朋友,被隔离、被传染,甚至死亡。

  经历过2020,想必每个人都深深感受到: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会先来。

  这就意味着,我们必须为明天的意外,做好防范。

  在打造安全边界这点上,朱元璋给我们做了很好的示范: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意思是,打造强悍的防御能力,积攒应对意外事件以及日后打天下的资本,同时不要过于高调。

  对于企业来说,在当下这样的阶段,与其四面出击,不如多花时间思考一下自身的优势到底在哪儿,缺点在哪儿,拓宽和加深自己的护城河。在业务没有以前那么好做的关头,别着急抢地盘,要趁着喘息的间隔,优化内部管理,压缩成本,储备资金,准备过冬,保存实力最重要。

  同时,在技术停滞期,本来大家都在抢食,矛盾特别容易激化,企业家要学会“闷声发大财”,别出来咋咋呼呼,四面树敌。否则很容易引起众怒,招来“天”谴。

  对于个人来说,一方面要勤学知识、苦炼内功,提升自己的竞争力;另一方面要多攒钱,多结交一些有价值的人脉,好好锻炼身体,把家庭关系维护好,让后方稳定,增加自己在意外发生时的灾害应对能力,为可能出现的大机会做好各方面的准备。

  需要提醒的是,学会一种技能就能走遍天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剧变的时代,更重要的是判断趋势的能力、快速学习的能力、迅速试错纠错的能力。

  (3)寻找变化中的大机遇

  现在是上一次技术革命的红利即将出尽,下一次技术革命尚未到来的间隙期,这个间隙会有多长,很难讲一个具体的日期。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自从工业革命以来,每次新的技术革命到来的时间是越来越短的。人类等了几万年才迎来了蒸汽革命,但是几百年就等来了电力革命,几十年就等来了信息革命。如果把计算机、互联网和智能手机当成信息革命的三个标志性产品的话,这三者从出现到成熟应用的时间,也是越来越短的。

  目前已经有多个方向可能出现技术革命,从大的领域来讲有新能源、人工智能、生物科技等,从行业应用来讲有可控核聚变、汽车自动驾驶、基因编辑等、物联网、AR/VR等。也许我们已经处于下一次技术爆发的前夜。

  如果能踩上新的技术革命风口,就可能产生如2000年前后的腾讯、阿里、百度,或者2011年前后的美图、字节、滴滴、小米,或者异军突起的京东、拼多多这样的企业。整个社会也可以一起把蛋糕做大,而不需要在同一个池子里打来打去。

  有远大抱负的企业家和青年们,应该多花点资源和时间,去发现、推动甚至引领新的技术革命,一起做增量,而不是总想着在存量市场去抢别人的饭碗。

  (4)发现变化中的永恒

  巴菲特和贝索斯都说过类似的话,大意是太多人关心什么在变,而我只关心什么不变。

  如果我们能发现在这个快速变化的世界里,有哪些东西是永恒不变的,围绕这个永恒的东西来规划自己的事业和人生,也许就会轻松、安全得多。

  例如,人们常常会认为,诺基亚和柯达的失败,是因为时代变了,它们没变。但如果再仔细分析一层,会发现它们最根本的失败,不是败于不变,而是败于没有抓住永恒。

  我们用手机,其实需要的不是手机,而是信息最快速、便捷的流通,这一点上,诺基亚的功能机比不上苹果的智能机,所以诺基亚败了。

  我们要相机,其实需要的不是相机,而是用最方便、最清晰的方式留下自己想保留的瞬间。这一点上,柯达的胶卷比不上索尼和佳农的数码相机,更是比不上现在哪怕最普通的一台智能手机,所以柯达败了。

  如果一个企业追求的是表面变化之下的这个永恒,也许它就不会紧守着一种落后于时代的产品,从而被时代淘汰了。

  就如同我们需要汽车,不是要的那个车,而是要快速、安全、舒适地从一个地方移动到另一个地方。

  福特说:在汽车发明之前,如果你问人们最需要的什么,他们会说一匹更快的马。

  但今天我们都知道,不管马车如何变化,它都会被汽车、轮船、飞机、高铁取代。

  变的是表现形式,不变的是内在追求。

  从这一点出发,我们应对变化更好的方法,不是跟着世界变,而是寻找变化中的永恒。

  每个行业、每个产品的存在,一定都是在某一时刻满足了永恒的人性中的某一个部分。要么是对真善美的追求,要么是对贪嗔痴的无奈。

  如果你能找到永恒,服务于永恒,那么不管世界如何变化,你都有不败的底气。

  (5)寻找不变的初心

  应对变化最高级的方式,就是找到自己永恒不变的初心。

  你可以坚守一种原则、一种信念、一种理想。不管世界如何变化,你的原则、信念和理想永远不变。

  就好比孔子毕生追求“先王之道,上古之治”,虽然总是失败,但是他的内心是安乐的,这是更高境界的成功和幸福。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乔布斯的“Think Different”和“Stay hungry, Stay foolish”、马斯克的“火星之梦”,张桂梅老师的“拯救大山里的女孩”……

  如果你能找到一个这样的毕生追求,那么不管世界如何变化,你都能“以不变应万变”。

  5

  Be Ready

  2020年确实很艰难。

  但是在你读本文的这一刻,我知道,你已经挺过来了。回头看看,也许你会发现,那些所谓的艰苦和磨难,也没什么大不了。

  所以,剧变的时代和时代的剧变,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我们唯一需要恐惧的,不过就是恐惧本身。

  尽管有短暂的困难和曲折,但我们都能看到,历史的发展,起码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而言,是朝向更好的方向。

  我们没有理由不乐观。

  那些日常的焦虑,其实更多,是担心在这样一个大时代里,错过了本属于自己的更好机会。

  但是我相信,一波新的技术革命,很快就会爆发,每个人都会有更多、更好的机会。

  而你要做的,就是坚定初心,做好准备,等待她的到来。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亚楠

成都市爷凉营业部
推荐阅读